初云之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素年小说www.licaifaner.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说着,毛丛丛斜了丈夫一眼:“

与其信他,还不如等哪天你走了,像淮安侯夫人那样把中山侯的爵位过渡给我呢!”

庾言满口答应:“好好好,哪天我要不行了,一定专门留下遗嘱,把爵位的职权过渡给你!”

毛丛丛颇娇俏的哼了一声,倒是笑了。

笑过之后想到正事,神色又凝重起来:“听程纲话里的意思,参与此事的人只怕不在少数呢。”

她出身侯府,母亲又是公府之女,社交圈子几乎皆是勋贵要员,程纲说“夫人会在其中见到许多令你大感意外的人”,一是指与他同流合污的人极其之多,二来也有暗指有些极其显赫之人参与其中的意思,思之令人心惊

庾言握着妻子的手,眉头微皱:“他说起淮安侯夫人的那几句话....很有值得推敲的地方。

毛丛丛也觉纳闷:“他居然说淮安侯夫人不蠢?!”

说着,她都忍不住白了丈夫一眼:“倘若祖父把广德侯的爵位给了我,哪怕来个天仙似的男人,也别想叫我把爵位给他!”庾言听得忍俊不禁,思绪却飘到了远处:“在程纲口中,世袭的爵位居然不是最珍贵的?他意图以广德侯的爵位来打动你,又是希望从中谋取到什么利益?”说话间的功夫,夫妻俩到了楼下,自然而然的松开手,止住言辞。

天雪楼外早不复先前的熙熙攘攘,负兵曳甲的卫士将附近几条街道都封锁住,一派冷厉肃杀之像,着玄甲的是金吾卫,盔上有白羽的是羽林卫。程纲已经被拿下,双手负于身后,嘴被堵得严严实实。

见庚言夫妇下楼,羽林卫中郎将于朴翻身下马,客气的朝二人抱拳:“某幸不辱命,贤伉俪可来确定贼人是否是程纲无误。庾言还礼,略略后退一步。

毛丛丛近前看了眼,很确定的点头:“是他。”

于朴一挥手,便有卫士近前来用黑布

套住了程纲头脸,他朝那夫妇二人点头致意:“我这便押解他往金吾狱去受审。

几人就此别过。

庾言要送妻子回去,毛丛丛没叫他送:“这边抓了程纲,之后两卫怕是有的忙,我自己又不是不认得路。她眉头微蹙,小声同丈夫说:

”倒不是我要泼冷水,而是照程纲之前表露出来的意思来看,恐怕审问不出太多东西呢。

庾言心里其实也有这个顾虑,伸手抱了抱妻子,他带着人往金吾卫去了。

一直到了深夜时分,他才回府。

进门搁下佩刀,迟疑几瞬,却没有回房去,而是使人去打探:“阿耶睡了没有?”

随从看了眼时辰,饶是知道结果,还是认命的去走了一遭,继而回来回票:“正房那边说,侯爷已经睡下了。”庾言短暂的犹豫一会儿,道:“无妨,那就把他叫起来吧!”

随从:...."

毛丛丛这会儿也没睡,稍显困乏的从内室出来,倒是猜到了丈夫要去做什么:“程纲没吐出来?”庾言神色有些疲乏,点一下头,复又摇头,最后说:“你明日还要往越国公府去,早些歇着吧,我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毛丛丛如实说:“心里边存着疑影,我怎么睡得着?”

庾言叹了口气:“那就等我回来。”

虽然正值午夜,但侯府里却也不是漆黑一片,庾言甚至于没叫人掌灯,就着廊灯,借一点月色,一片寂静中往正房去。中山侯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睡到一半又被人喊起来,迷迷瞪瞪的对着帐顶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认命的起身。“深更半夜的,出什么事了?”

庾言环顾了一下四遭,没有言语。

中山侯见状,便会意的遣退侍从,等人都走了,才道:“这总可以说了吧?”

庾言这才低声将今日之事讲了:“我听程纲的意思,好像本朝这些世袭的爵位,除了爵位本身之外,还有些更要紧的意味?”中山侯神色微变。

庾言看出来了,心脏不由得漏跳了一拍,低声又叫了句:“阿耶?”

中山侯默然良久,终于起身,转动开关,打开了密室,留下一句:“随我进来。”

庾言环顾四遭,快步跟了进去。

密室里留有通风口,点着长明灯。

中山侯很谨慎的把门关紧,检查过四遭之后,头一句就是:“你要发誓,我今天告诉你的,除了将来继承中山侯爵位的后嗣,不可以告诉任何人一一包括毛氏!”

庾言心头一震:“阿耶.....

中山侯一掌击在案上,厉声道:“答应我!”

庾言神色一凛,正容道:“我发誓,绝对不把您今天告诉我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丛丛。”

中山侯听罢,显而易见的松了口气,不知想到什么,神色忽的

勺萎靡起来:

“原本该是等我

要咽气的时候,才能告诉你的,但是有鉴于老淮安侯的例子,早一点告诉后继者人,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庾言起初听得莫名,思绪稍一转动,忽然间明白过来。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成蝶[娱乐圈]

成蝶[娱乐圈]

今婳
1:分手多年,路汐没想到还能遇见容伽礼,直到因为一次电影邀约,她意外回到了当年的岛屿,竟与他重逢。男人一身西装冷到极致,依旧高高在上,如神明淡睨凡尘,触及到她的眼神,陌生至极。路汐抿了抿唇,垂眼与他擦肩而过。下一秒,容伽礼突然当众喊她名字:“路汐”全场愣住了。有好事者问:“两位认识”路汐正想说不认识。却见容伽礼神色自若,薄唇漫不经心溢出句:“抛弃我的前女友。”2:所有人都以为容伽礼这样站在权贵圈顶
都市 连载 12万字
自有日月照山川(科举)

自有日月照山川(科举)

MM豆
——本文5.1入V~谢谢支持——“大哥快看,竹篮里睡着个小娃娃!”那日,春日暮雨寒犹在,深巷闲人少,秦濂被乔家兄弟抱回家,成了小官人家的乔五郎,取名乔时为。两位兄长天资聪慧,很有读书天分,一路科考,顺利入朝为官。乔时为打算守在家中,报答乔家的养育之恩。结果故事发展渐渐走偏……在朝中,两位兄长一心为民。乔见山:我有个好点子。乔见川:我也有个好点子。他们一拍即合:家里反正还有老五在,我们大胆一点,放开
都市 连载 10万字
最强们的白月光

最强们的白月光

金子衿
【已完成五条、齐神线】★宿傩线进行中★【带带预收《绑定分手系统后》,原创快穿《耽美文女配系统让我做万人迷》】月月死后绑定了白月光系统,在经历爱歌、艾斯德斯、式姐、米莉姆、克鲁鲁、流子、玛奇玛……一众女性目标后,终于迎来第一个男性目标。五条有一个白月光,她漂亮、温柔、善良,后来她死了。齐神有一个白月光,她漂亮、温柔、善良,后来她死了。宿傩有一个白月光,她漂亮、温柔、善良,后来她死了。茂夫(mob)有
都市 连载 16万字
年代文炮灰的海外亲戚回来了

年代文炮灰的海外亲戚回来了

湖涂
老苏家一家子都是村里的笑话。苏进山和葛红花这两口子强迫知青给自家闺女当对象,结果被告了。小闺女苏宝玲名声也没了。大儿子苏向东不老实,心存怨气去打了知青,被送去劳改。小儿子苏向南就更不老实了,竟然耍流氓,也被送去劳改。这一家子简直坏透了!村里的狗路过老苏家门口,都得龇牙咧嘴。有一天,老苏家蹦出个海外亲戚了。还来认亲了。据说要带老苏家人去国外过好日子。全村沸腾了。……所有人都不理解,苏浔为什么会认老苏
都市 连载 18万字
病美人发疯整改霸总文学

病美人发疯整改霸总文学

长尔鲨
【预收《恋综结束病美人就分手》《臣不敢造次》】【本文文案】:重活一次,洛千涧才知道自己不过是活在古早霸总文学里的炮灰,只是主角爱情play的一环。更夸张的是,组成这个世界的霸总文学是一个系列文,霸总遍地走。洛千涧的父母、大哥二姐四妹等全家都是这个系列文的主角,唯独洛千涧定位与众不同,只是个没存在感的病秧子,上辈子在全家各个角落当炮灰、工具人甚至是反派。重生后,洛千涧:全都有病,不如发疯。反正我英年
都市 连载 11万字
权力是女人最好的医美

权力是女人最好的医美

大白牙牙牙
野心勃勃的王爷爱人权倾朝野的大将军爹相依为命的皇帝儿子而我是夹在他们中间的摄政太后爱人说:“待我称帝,卿卿便是国朝最尊贵的皇后。”父亲说:“待我称帝,吾儿便是国朝最受宠的公主。”儿子说:“儿臣会永远孝敬母后,尊奉母后。”他们都在向我赌咒发誓,试图用爱情、亲情打动我,让我将手中的权力交出去。可是,谁能保证爱人永远不背叛,亲人永远不反目,母子永远不相负?唯有权力。唯有真真切切握在手中的权力不会辜负我。
都市 连载 8万字